政治家和搞經濟的學者最大的差別,就在於政治家最在乎的是民生問題,簡單的說就是關心人民大眾生活好不好的問題。而學經濟的人,最在乎的,卻是一些經濟數字,認為政府施政的重點應擺在幾個量化的數字像什麼GDP、出口外銷金額、外匯存底、失業率...是否能表現的更好看一些。近年來,政治家是越來越少,看媒體熱門新聞施政,打著為人民拼經濟、拼數字好看,其實只是為了拼個人選舉的政客倒是不少。

中華民國的歷任總統最像個政治家,最讓人感念的不是當今的人物,反而是已經過逝的 經國先生。他關心民眾的生活,勤於走訪台灣各鄉鎮,以親民的活動,拉近與民眾的距離。 經國先生非常注重偏遠地區鄉村建設,落實公用設施、水電及基礎醫療衛生建設,減少城鄉差距,成為台灣政治人物下鄉的始祖,有些政治人物,例如宋楚瑜、馬英九皆以 經國先生為典範,企圖營造類似的形象。

這些政治人物和 經國先生之間最大的不同,應該是來自於生活背景的不一樣,所造成完全不同的政治思想和人格特質。 經國先生年輕時前往蘇聯留學,並以優異的成績提前畢業於莫斯科中山大學,左傾民粹的傾向曾讓他加入了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和俄共青年團,也曾因涉及俄共的黨內鬥爭,被下放至西伯利亞。他吃過苦,了解共產主義下的民生世界和資本主義社會的差異。 經國先生一生從政學習政治,從基層做起,了解民間疾苦和均富思想的內涵意義。在他主政臺灣時期,臺灣經濟發展迅速,並使臺灣躋身「亞洲四小龍」。台灣歷次調查顯示,蔣經國均為台灣人民最懷念及肯定的總統,不只是因為他經營出一個讓人民生活無虞,所謂台灣錢淹腳目的時代,『均富』的社會才是他贏得最大多數人愛戴的關鍵。政治家有遠見更需要有深厚的民生主義思想當施政的依據,政客則沒有,只會看媒體新聞隨風向擺動,這就是他們之間最大的不同之處。

馬英九領導的國民黨清廉、勤政,比起前任民進黨的扁政府,那真是好太多了!但經過還不到四年的時間,這次2012年的大選卻仍是選的特別辛苦,得票率遠低於上次的總統大選,原因很簡單就是馬政府不但沒有處理好貧富不均的問題,而且讓問題更為惡化。

馬政府把民生問題當作是簡單的經濟問題來處理,認為只要能改善兩岸關係、增加陸客來台消費,改善投資環境並提供誘因讓企業樂意擴大投資,招聘更多員工,降低失業率,民生問題就解決了。他把大部份的重點都擺放在企業身上,過度地依賴企業主的良知,也單純天真地認為解決了經濟問題,民生問題也就解決了。民生問題不是只有年輕人的就業問題;禮運大同篇:「...使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鰥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是謂大同」就簡單地道出長治久安,也要能兼顧到照顧弱勢者的治國道理。照顧弱勢也不是一到選舉就忙於加碼老農津貼,和對手搶特定族群的地盤。

很久沒聽到人談及中華民國的立國基礎「三民主義」,不曉得這些政治人物知不知道,民生主義內含極濃厚的均富思想。平均地權、漲價歸公就是一個重點; 經國先生時的「375減租」然後「耕者有其田」,就是平均地權、照顧弱勢的佃農的一個很好例子。至於漲價歸公,更是早就被後繼的執政者忘的一乾二淨,搞的財團都在炒地皮,民眾越來越買不起房子。

經國先生輔導退役國軍官兵就業、參與國家建設、安置榮民,更可以看出他的用心。對於軍公教人員年長退休後的照顧也是不遺餘力,除了優沃的退休制度,軍公教人員退休後還可以享受18%的優惠利率,讓這些長期為國家效力的人能夠安享晚年。在那個年代,即使是一般的民眾將錢安穩的放在銀行,也可以享受到超過14%的利率。所以說,即使是非軍公教的一般民眾只要年輕時努力地工作存些錢,年紀大了,也還是可以靠著領些利息安心地過日子。記得我買第一棟房子時,房屋貸款利息將近20%,那麼高的房貸利息,除非自住,不會有人想投資房地產,房地產價格自然炒作不起來。

利率代表貨幣創造價值的能力,利率高對貨幣有保值效果,能平抑物價,雖然會影響到投資、投機的意願,但卻是讓金融市場、人民生活安定的最大支撐力量,尤其是可以保護中高齡已經無法再回到職場退休族的財富不致縮水,有利於社會中絕大多數的弱勢族群。保護弱勢族群的貨幣政策就是 經國先生的時代和後繼者之間最大的差別所在。台灣土地小人口多,對未來生活的不安全感所造成少子化的結果,讓中高齡人口佔了多數,要讓這些人能安穩的過日子,能好好的、有經濟能力的照顧年輕的一代,就是讓社會安定的最重要基礎。大家都能看得到有安定收入的未來,敢安心的消費繁榮內需市場,更是幫助弱勢的、小型的、家庭式的產業生存的要件。

台灣的銀行利率,自從1998年彭淮南獲時任總統的李登輝先生特任為央行總裁後,就一年低於一年,從十幾%掉落到現今的十分之一都不到。降息時,二碼、三碼地降。生息時,半碼、半碼地升,阻升不阻降,也就造成了今天這樣有史以來超低利率的環境。如果說貧富不均是造成社會亂象的萬惡之源,那麼低利率就是造成財富流動傾斜、貧富不均的根本原因。

低利率環境的最大問題就是把弱勢者、中高齡退休族生活養老的錢,從銀行的定存體系逼入了弱肉強食的資本市場,有的流入股市,有的聽由銀行理專的擺佈投資了各式各樣的基金、金融產品。這些熱錢匯集之後四處流竄,製造各式各樣的泡沫,讓原物料、商品、土地、房產價格大起大落,更引發出金融市場的動盪不安。資本市場本身不事生產,有贏有輸,屬於弱勢者的一般民眾,他們那鬥的過擁有龐大資源和研究團隊的公司法人,財富只會變得越來越少,過去佔了多數代表社會中流砥柱的中產階級就是這麼消失的,M型社會也就是這樣形成的。

像彭淮南這種沒有民生思想、只有數字的技術官僚,不知民間疾苦,心中沒有人文,只會打著台灣是外銷導向國家的旗幟,獨厚外銷產業,最在乎的就是能讓他呼風喚雨的外匯存底,只會長期用低雙率政策劫貧濟富;利率壓低,讓產業能輕易地從資本市場取得低廉的資金。匯率壓低,讓外銷產業的產品報價更有競爭力。也就是說擠壓所有的資源,包括弱勢者的財富,捐輸給外銷產業,說彭淮南是財團利益的看門狗一點都不為過。

從上次的金融海嘯彭淮南不斷地降息後,我就不斷地抨擊身為那麼重要的一位管理國家貨幣影響民生至鉅的央行總裁位置,在民眾遭遇那麼重大的損失時,居然還落井下石,企圖逼迫已經回到銀行體系,需要療傷止痛的餘錢,再度回到資本市場。對於這種冷血官員,我發表了一系列的抨擊文章。並呼籲在各式各樣的選舉中,大家不要把票投給放任這種劫貧濟富冷血官員胡作非為的執政黨的候選人。在這段時間裡,不管是什麼樣的選舉,大到五都首長、立委補選,小到村里長選舉,只要是掛著國民黨旗幟的一概不選,我几乎是閉著眼睛將選票全投給民進黨。而這段時間,執政的國民黨几乎也是每選必敗,即使是五都選舉總得票數也是落後許多的。

本來這次大選,為了有機會趕走這種爛官員,總統、立委我也是準備閉著眼睛投給民進黨的,不過2011年5月蔡英文夜會彭淮南,並有意邀其為副手搭檔,加上民進黨的民意代表對那個被媒體標榜為8A總裁的彭淮南一幅阿諛的嘴臉,我的選舉意向就180度的大轉彎,不但這次的大選不投給民進黨候選人,以後任何其他選舉也是門都沒有,除非又有其他的重要事件產生新的影響。

憑良心說,本來不投給馬英九和他的政黨候選人,原因只有一個;就是把對彭淮南的厭惡怒氣都發洩到執政黨身上。要不然憑馬英九的清廉、正直、誠懇加上認真做事,比起那講話不知所云、言辭閃爍、不敢面對媒體詢問的蔡英文,可信度真是差別太大了,再加上討厭民進黨極端排他、大福佬沙文主義的政黨屬性,要找出不投票給民進黨的理由,隨便找也可找出一籮筐。所以我還算是幸運,蔡英文做了令人討厭夜會彭淮南的動作,讓我不至於投完票後後悔不已。

民意如流水,我記得本來聲勢浩大、民調看好的蔡英文,也是在夜會彭淮南後,民調就瞬間掉下落後馬英九,而且是一路落後到選舉結束。她一定沒想通為什麼找一個媒體上很熱門流行的人物,居然沒給她加分?就像馬英九一定也沒法想像為什麼再努力地幹、再努力的拼經濟,還是被民眾嫌棄的要命。而這只不過是因為有一位媒體形象超好的彭淮南打著幫企業拼外銷,專幹剝削弱勢者財富的勾當,造成貧富不均的社會現象,讓執政團隊的所有努力都化為烏有。

其實只要是有點兒政治智慧的人,看看同樣是高齡化社會的鄰國日本長期處在低利率的環境,政治動盪不安,三天兩頭就在政黨輪替,人民把怒氣都發洩在執政黨身上,就可以了解問題出在那裡了 - 貨幣政策才是關鍵。希望 馬英九的第二任期間,在沒有競選連任的壓力下,能做一些令人耳目一新的事,千萬不要再讓弱勢者被冷血官員濫用拼外銷的口號給犧牲了,在央行總裁續任的提名上,也別再任命那種缺乏人文涵養,只配當個外匯交易員的人再當擔如此重任,如果 馬總統還想要自己的政黨能繼續執政的久一些的話。<p>

最後別忘了,作為我們這類弱勢退休族的選民,能為自己做什麼事呢?如果候選人一到選舉就忙於加碼老農津貼,那麼我們也不必客氣,要求他們加碼存款利率,那個候選人承諾比較高的數字,大家就將票投給他....

 

Posted by 退休佬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2014年的九合一選舉結果國民黨慘敗,對於長年流連於網上的網路人來說,這樣的結果,根本就是意料中的事,整個網路上的氛圍就是要讓國民黨倒下去。這是個網路時代,網路的力量絕對大的超乎一般人的想像力,你根本就不需要做什麼民意調查,自然就能知道結果大概就是如此了。

 

馬英九不是個壞人,清廉正直,也拼命在喊要拼經濟,很不幸的就是他越拼經濟,一般的老百姓就越窮,房價、物價又一直漲,日子自然就是越來越難過。最糟糕的是,大家都有同感如果讓他繼續領導下去,讓國民黨再執政下去,看不到未來有任何轉好的可能。

 

馬政府忽視了民生和均富的問題才應該是政府施政的重點,用沒大腦的方式處理經濟問題,認為只要能改善兩岸關係、提升對大陸的貿易,增加陸客來台消費,改善投資環境並提供誘因讓企業樂意擴大投資,招聘更多員工,降低失業率,民生問題就解決了。他把大部份的重點都擺放在企業身上,過度地依賴企業主的良知,也單純天真地認為解決了企業投資的問題,民生問題也就解決了。民生問題不是只有年輕人的就業問題;禮運大同篇:「...使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鰥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是謂大同」就簡單地道出長治久安,也要能兼顧到照顧弱勢者的治國道理。

 

要了解台灣經濟發展的歷程,不妨回顧歷史。國共內戰兩岸分治後,其實兩邊做的事都一樣,只有細節稍有不同,簡單的講大概都分為三階段:第一階段「去貧」、第二階段「均富」然後才求「發展」,老共利用資源重分配、國有化等手段,掠奪地主土地給農民,喊出窮人翻身,很快地就讓對手兵敗如山倒,退守台灣。而國民黨到了台灣,第一步也是搞「去貧」先消除貧窮穩定政局,就怕重蹈覆轍,趕快把可能作亂的因素先排除掉,像土改耕者有其田這些措施,過去國民黨在大陸搞不成的,也就在台灣順勢而行搞成了。

 

至於「去貧」之後的「均富」和「發展」階段,我們不需要在一些支支節節打轉。成果論英雄,我們以1988年1月, 經國先生在總統任內去世為一個轉折點。大家可以回想那時候台灣的富裕幸福,「富裕」即所謂的台灣錢淹腳目的日子,「幸福」則來自均富的社會和安定的物價。講到這,就不禁令人懷念起當年的 經國先生,一件樸素的灰白夾克,勤走民間深入偏遠農村,他非常注重偏遠地區鄉村建設,落實公用設施、水電及基礎醫療衛生建設,減少城鄉差距。尤其是輔導退役國軍官兵就業、參與國家建設、安置榮民,更可以看出他的用心。在經濟發展的成就上,任內推動的十大建設,成功讓台灣擠身亞洲四小龍之列,更是他對台灣重大的貢獻。就因為能了解民生疾苦,才成就了那個年代台灣不但富裕而且是均富的好時光。比較起台灣,大陸在共產制度的統治下,那個年代在民生經濟各方面的表現大幅的落後台灣至少二、三十年。

 

歷經李登輝、陳水扁到現任的馬英九總統,二十幾年過去後的今天,再去比較兩岸發展的成績,你就會發現過去那大幅的超前已經完全不見了,許多地方甚至於還落後於大陸。最糟糕的是,台灣社會充滿了對政府的不滿,對未來發展的不安。尤其是嚴重的貧富不均,年輕人對工作所得和未來生活感到悲觀,房屋買不起,而民生物價節節昇高,更是讓全民無法忍受。任何一種抗爭,都會激起民眾的回響,發洩對政府的不滿,情況只會越來越嚴重,因為這個政府的領導人,根本就搞不清楚民眾的痛苦在那裡,如何治國。我最怕 馬先生拼經濟,越拼弱勢者越窮,他只相信學者教授,看他用人就知道,這些人坐在冷氣辦公室裡,不用大腦又懶得要命,只會一招;就是設法提供更多的利益給企業,鼓勵它們投資,期望他們能幫這些懶惰的政府官員解決失業問題,讓一些經濟數字好看一些。結果是拼富人財,利益都到了富人手中,一般民眾毫無感覺,只見民生必需品的物價越來越高,生活的壓力越來越大,不論藍綠,一談到這個政府,那個人不是罵聲連連?

 

經國先生和後繼的這些人最大的差別就是即使在發展經濟,他念茲在茲的只有一件事,就是民眾的福祉,物價的穩定,老百姓的生活過的好不好才是施政最重要的事,我覺得他才是個真正的推動世界大同理想的社會主義的實踐家。

 

要說經國先生去世以後,台灣的最大問題是什麼?我個人覺得就是 經國先生之後的掌政者都一成不變地咬定台灣是個出口導向的國家,將一切利益都捐輸給外銷產業。早年外匯存底不高時還說的過去,根據央行2014/11/5公佈十月底我國外匯存底金額為4,214億美元,全球排名第四,僅次於中國(3.88兆美元)、日本(1.22兆美元)和俄羅斯4,391億美元。出口導向是什麼?講難聽一點,就是奴工主義,用人力將資源轉變為商品,提供外國人享用以賺取外匯,外匯存底其實只要夠貿易使用就好,不需要永遠抱著奴工主義,那絕對不會讓人民有幸福感的,歐美國家就不會蠢的像這些守財奴的亞洲國家。讓民眾有錢放心的消費,提升內需市場的活動,才是富裕民生該做的事。全球化以後,傳統的、低毛利的產業根本無法與落後國家以低人力成本製作的商品競爭,工廠不是關門、外移、就是降低人工薪資以求取苟延殘喘,年輕人出社會的日子當然就越來越難過。

 

出口導向原本也不是大問題,但為了有利於企業能取得低利率的資金,為了外銷廠商能做更有競爭力的產品報價,央行採取的低雙率貨幣政策;低利率將銀行存款逼入資本市場和房市是造成房價、原物料價格飛漲的罪魁禍首,低匯率是造成進口物料價格上漲的兇手,央行的貨幣政策才是造成貧富差距日益擴大的主因。如果說貧富不均是造成社會亂象的萬惡之源,那麼低利率就是造成財富流動傾斜、貧富不均的根本原因。

 

前些時日,無殼蝸牛運動夜宿帝寶豪宅街頭,根本是找錯了主兒,這些人應該夜宿央行總裁彭淮南的宅前,問問他房價居高不下是不是和低利率有直接關係,升息是否可以降低房價。

 

低利率像一把雙面刃,它一方面可以降低貸款利率、減緩財務壓力挽救企業危機;但是卻也可能造成消費緊縮,讓人們不敢花錢消費,致使企業縮減營運規模,緊接著企業裁員,又使得失業率增加,讓消費大眾更加不敢花錢消費,形成通縮的惡性循環 …,觀看鄰國日本在低利率的貨幣政策下經濟停滯不前長達二十餘年,政治動盪不安,三天兩頭就在政黨輪替,人民把怒氣都發洩在執政黨身上,就可以了解問題出在那裡了 - 貨幣政策才是關鍵。

 

台灣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不但高齡化,而且讓大多數的年長者以及退休族群,都成了經濟上的弱勢者。這些人在他們的那個 經國先生領導的年代,大都懷著同樣的夢想,也就是說努力的工作存一些錢,加上自己的退休金存放在銀行領到些利息,就可以安享自己的晚年。但是沒想到一切都變了,過去13%、14%年息的定存,現在除了老公務員還有部份存款受到保護的18%,其他人只剩下十分之一不到的1%、2%年息的定存,糟糕的不但是低利率,還搞低匯率,讓進口的民生物價像奶粉、麵包、汽油、...越來越貴。

 

低利率首當其衝的是退休族,使高齡者的銀行存款所得減少,原本規畫的退休生涯藍圖完全走樣,讓本來有閒花錢的高齡者的消費意願低落,不敢花錢。一個國家最主要的消費族群沒消費力道,內需市場自然百業蕭條,尤其是原本就屬於弱勢者經營的小店家更難生存,年輕人便無法留在家鄉創業。面對外面低薪資、高房價與高民生物價的大環境,年輕族群也非常悲觀,認為改變不了這樣的社會不公。

 

其實,台灣在辛苦了多年,賺了那麼多外匯,國民富裕了以後,轉入內需導向,鼓勵民眾消費,享受生活,那才是走向幸福之路。內需市場蓬勃發展最有利於供應內需的弱勢產業,年輕人也可以回到家鄉改造社區、經營小型的內需消費產業過生活。

 

反觀台灣目前的困境,領導人和政府官員要負最大的責任,你只要觀察財經官員注重什麼事情,你就可以了解主政者是否像經國先生那樣把老百姓的民生問題永遠擺在第一位,而且事必躬親。你一定會發現,這些年來後繼的領導人和這些財經官員,談的、說的只有一件事;就是台股的指數,彷彿股市表現好,就是施政的唯一目標。他們一直想用幾個簡單數字來表達施政成績,所以只要有人質詢 馬先生,有關他的施政滿意度,他一定會唸一堆幕僚給他的數字,這些數字讓 馬先生自我感覺良好,卻都讓民眾無感又越聽越生氣。

 

我們再來看看,過去我們看不起覺得很落後和貧窮的大陸。現在不要說是一線城市,就是二線城市也決不會比我們差,鐵公路系統更有許多先進之作。關鍵在於它一直在進步,我們注意到大陸一直在提升勞動基準,強迫企業增加勞工薪資。當沿海城鎮富庶後,他就提高當地的勞動基準,升高企業的營運成本,鼓勵企業到比較落後的內陸發展,縮小城鄉差異。對於市場炒作影響民生物價、房地產,我發現每一次它在宏觀調控緊縮資金打擊這些泡沫玩意兒的時候,市場就會大地震一下,看這些年來大陸股市的上証指數就知道,不知道套牢了多少投資陸股的人,當然也降低了弱勢的散戶投資人的資產被擁有豐富工具和資源的法人掠奪的機會。

 

比較起資本主義,社會主義的最大特色就是保護弱勢民眾的生活,並盡量依均富的原則作資源分配。尤其是近年來,中國大陸在有了全球排名第一的外匯存底後,轉變為提升內需、鼓勵民間消費,推動汽車下鄉、電氣下鄉改善鄉村生活水準。從人民幣對美元匯率由1:8升值逼近1:6,完全不考慮外銷產業的利益,這點就比台灣的執政當局,尤其是台灣央行永遠在外匯市場阻升不阻貶,大陸當局在這方面是更以民為重,以老百姓的生活福祉為主要的考量。就光憑這點:由外銷導向轉為內需消費和以匯率升值降低進口原物料價格的施政態度,就讓人為之眼睛一亮。在大陸人民幣的存款利率更是遠高過在台灣的新台幣存款利率,可避免弱勢者的銀行存款因利息收入過低,被引誘做不當投資的風險。

 

看看台灣當局永無止盡地將所有的利益輸送給外銷產業,政府官員尤其是央行的貨幣政策,簡直就是企業利益的看門狗(watchdog)。執政者對達成均富的態度比什麼方針細節都重要;「執政者的態度」就是最重要的一個關鍵因素。大陸領導人就憑藉著這點,和台灣的領導人才後繼無人的情況下,追過台灣的。

 

看到選舉結果國民黨慘敗後,有些國民黨立委提議央請央行總裁彭淮南接任行政院長,那種心態真是可笑之至,想來他們根本不了解即將到來2016年讓國民黨下台的第三次政黨輪替的根本原因是什麼。不過當然若能因此讓這種冷血官員離開那麼重要的主導貨幣政策的央行總裁位置,也是中華民國的一件喜事兒。

 

假若貧富不均的根本問題無法消除,世事變化會如同網路傳播的速度一樣越來越快。政黨輪替的速度也會像股市起伏循環一樣八年一輪,甚至於四年一循環。大家都沒找到根本原因,只想急急忙著把執政者趕下台,結果問題仍然無法解決,貧富問題繼續惡化。不只是國民黨,民進黨也是一樣把彭淮南當偶像,看前次大選,蔡英文夜會彭淮南想請他做副總統搭檔就知道了。所以即使民進黨上台了,也做不了多久,因為貧富問題只會更惡化,這是個系統問題,需要用系統思考的方式來解決。

Posted by 退休佬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