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隨筆 2008-10-03 by pcchen

這是一場金融大災難,它捲走了非常多人的資產,這些受害者大部份是屬於弱勢的,尤其是許多中高齡退休族,因為過去他們原本賴以為生的利息收入,由於利率不斷地被降低,所以被迫將一輩子辛苦賺到的原本是要用來養老的退休金,投入了高風險的金融商品;這些金融商品絕大多數我看起來像是華爾街的騙子製造出來的斂財工具,加上銀行業的共犯結構推波助瀾,不論它們是以任何方式被包裝成基金,或是更可笑的可以無中生有,用幻想方式產生出來的連動債產品,都是屬於高風險的,而且絕大部份的獲利都是建築在泡沫經濟之上。事實上,所謂的泡沫就是由全球被匯流而來龐大的這類的資金流吹起來的,它們不事生產,沒有物料需要,卻可以炒作能源、原物料、..一切可能的商品。絕大多數是利用炒高民生需要物質、房地產或是股票價格,來獲取利益,直到泡沫破裂,最可憐的就是那些最後還抱著這類產品的受害者。

這些爛產品能賣到無知的受害者手上,帶頭的禍首當然就是自民國八十七年起獲任央行總裁的彭淮南,就是他把台灣一步步地帶向超低利率的國家,就是他把無數的屬於弱勢的受害者推入那弱肉強食活像非洲大草原的殺戮戰場,還美其名被稱為投資市場。除了禍首當然還有從犯,就是為了賺錢不擇手段的銀行業,台灣的銀行業和投顧行業,沒有像華爾街的那類天才橫溢富有創造力的高級騙子,但衣著光鮮、口才便給能說服中高齡叔叔伯伯把錢拿出來買產品的銷售人才倒是不少。我常覺得這些人沒甚麼道德,更不要談有甚麼憐憫之心。當客戶受到了大傷害,就說這是一場全球性的災害,大家都一樣受到了傷害,就彷彿是遇上了天災,不可抗拒因素,與他們推銷這類黑心產品賺取高額手續費的人無關似的。

有人稱這是一場金融大海嘯;火山爆發、地震、海嘯是天災,所以讓社會大眾遭受到那麼大的災難,也把它比喻成是一場天災,是老天的錯。要不然就是投資人自己貪心惹的禍,與他人無關。所以到現在都還沒有追究禍首,金融官員甚至於政府首長都在和稀泥。最可憐的就是許多原本應該是靠著退休積蓄的微薄利息過日子的老年人,賠錢沒收入已經很糟了,有些甚至落得血本無歸,生活陷入困頓。

有一陣子,聽到許多人在攻擊軍公教人員退休後可以享受18%的優惠利率。其實早年,在那個大多數人民的生活無虞,所謂台灣錢淹腳目的時代,一般民眾將錢安穩的放在銀行,也可以享受到超過14%的利率。所以說,如果要怪罪別人可以享有18%優惠利率的不公平,不如問為什麼要讓我們失去那令人感到安心和幸福的14%?我們更要問是誰將台灣的利率水準搞成全世界超低水準的利率國家。低利率把民眾的錢從銀行體系逼出來就能刺激景氣好轉嗎?看看鄰近的財閥政權日本,自房地產泡沫化後,長年的低利率,造成日本數十年的景氣蕭條,到目前狀況還沒好轉,執政多年的自民黨被人趕下台,和這也絕對脫不了關係。台灣目前似乎一步步走上日本後塵,同樣的有失業和消費力不振問題。貨幣的利率代表它創造價值的能力,也就是持有它的價值。因為利率高收益安定,對於未來生活有信心,反而比較敢花錢,刺激內需市場。尤其台灣和日本類似,同樣是高齡化的社會,龐大依賴定存收益過日子的中老年人,因為低利率對未來充滿不安,有錢也捨不得花,大家守緊荷包不敢花錢,景氣當然不會恢復。景氣愈不恢復,利率更不會提高,民眾心裡就更不安,形成惡性循環。

政府施政,施行的財經政策對民生問題的影響遠不如貨幣政策,就因為貨幣政策的影響往往不是劇烈的直接的,它需要比較長的時間來發酵,所以它經常被人忽略了它的破壞力,甚至於發生了那麼大的金融災難,讓那麼多人受到傷害,居然還沒有人追究這場人禍的元兇,很少有人質疑像彭淮南這類冷血官員,對廣大的弱勢者沒有同情心,他當然也不會在乎這些原本就是經濟上的弱勢者受到了甚麼樣的傷害,死活和他毫無關係。我告訴你們彭淮南在乎甚麼;他只在乎外銷產業能不能賣東西出去賺錢,還有就是央行的外匯存底能不能屢創新高。對這種人來說,看不見民眾的苦難,看不到M型社會財富分配不勻的不公平現象,眼中只有一些數字,只會關心甚麼M1B,M2黃金交叉,股市的資金動能夠不夠,GDP是成長還是衰退,好像只要股市的指數和一些代表經濟活動的生產指數好看一些,就萬事OK,其實台灣像他這種把股市的指數和人民的幸福劃上等號的官員還不少。技術官僚治國只知數字,沒有悲天憫人之心。莫拉克風災就更可以看出,像彭淮南這種只有數字,不關心民生疾苦,沒有人文思想,沒有環保概念,沒有同理心的官員,在當今的執政團隊裡還真的不少,難怪社會中充滿了不安和不滿的情緒。道德經所謂:「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聖人不仁,以百姓為芻狗。」

這幾天,因為救災不力劉內閣全面總辭,這些下台的閣員大多數就是那種數字治國,每天釘住幾個代表經濟的數字,好像只要數字好看,執政的政績就好,從來不會關心這些數字是不是和老百姓的幸福感有關係,更不要提照顧廣大的,真正需要被照顧的老弱婦孺弱勢者。這些人只在乎媒體,每天只會跟著媒體的內容起舞做動作,毫無中心思想可言。禮運大同篇:「...使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鰥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是謂大同」。看看這些政府官員施政行事,完全不考慮這點,有目如盲看不見廣大的百姓正在受苦,被唾棄趕下台也是活該。只可惜最該被趕下台,造成這次金融大災難,讓廣大民眾財產受到嚴重傷害的罪魁禍首的彭淮南,居然一直沒受到追究,還賴在官位上,繼續迫害弱勢者、利益捐輸財團,很難想像這樣找不到重點的官員搬風,會對改善執政團隊的風評有多少幫助。

讓我們回顧一下,台灣是如何從早年的富裕幸福,即所謂的台灣錢淹腳目的日子,如何一步步走到今天這樣對未來充滿了不安,失業率不斷昇高的,貧富越來越不公平的困境。早年聽到的是我們是以農立國的國家,民以食為天,當年的 經國先生最重視的是百姓的民生問題,農林漁牧業均衡發展。政府提倡「節儉」,鼓勵大家儲蓄過簡約的生活,不隨便浪費資源(輕量減碳的生活是最好的環保)。因為利率高收益安定,對於未來生活有信心,感覺經濟情況不但好,而且是個比較屬於均富的社會,是個讓大家能夠感覺幸福可以安心的過日子的年代。記得那時候大家都會想努力工作,儲蓄一些錢,年紀大了可以靠它和退休金,擺在銀行拿利息來安穩地過日子。相信很多人努力了一生,對自己的老年和後面想要過的日子,就懷著這麼一點卑微的希望打拼過來的。

不知道是甚麼時候開始,也不知道是那個渾球先喊出來的:台灣是個以出口為導向的國家。我們的日子就開始改變了,所有的資源都被擠壓捐輸給外銷產業,尤其是彭淮南的貨幣政策,所謂的雙率(利率、匯率)更是一切只是為了外銷產業。利率壓低;讓產業能輕易地從資本市場取得低廉的資金,肆意擴充破壞環境。匯率壓低;讓外銷產業的產品報價更有競爭力,完全不顧原物料價格,即使是進口的民生必需商品、能源價格暴漲,也不顧一般百姓的日子過不過的下去。當金融海嘯過後,幾乎所有的非美貨幣都在對美元升值,彭淮南領導的央行還死守金融海嘯的禍首國的貨幣美元,讓廣大的民眾必須忍受高漲的進口物價和昂貴的汽油。一切都只為了外銷產業,民眾的日子不好過,央行的外匯存底還屢創新高,2009年8月底台灣的外匯存底3254億美元排名世界第四(聽說央行還想拚一點,搶回「老三」寶座)。像這樣心中只有數字,沒有民眾的官員,完全不懂「生活優先、人民為主」的社會才是應該拼的目標,就是造成今天台灣這種某些數字看起來漂亮,財富集中在少數人的手上,一般老百姓的日子越來越不好過的問題的原因。

台灣和日本一樣,是個高齡化的社會,也似乎一步步走上日本後塵,進入民眾財富縮水,消費意願低落,內需市場需求不振,就業機會減少,經濟無法成長的惡性循環。因為利率低,逼使多數人不但對未來沒信心,不敢花錢,還將原來放在銀行的存款大量投入了高風險的金融商品,我們不要以為傷害僅及於個人財產的損失,它已經徹頭徹尾的改變了我們的環境和我們未來的生活方式。因為大家不敢花錢,所以我們的內需產業蕭條,年輕的一代都無法留在家鄉就業,整個教育體系也都受到扭曲,人才過度集中在部份產業,無法均勻發展。我們看到的是大量的就學人口擠在校園裡,大家的方向都是一樣,都困在那兒,畢業就是失業的情況只會越來越糟。相反的,因為所有的條件都獨厚於外銷產業,讓它們能肆意擴充發展獲利,所有資源集中在這些過度依賴國外市場需求的產業,對健全的國民就業發展和民生均富的理想更是個威脅。

政府鼓勵消費根本就是破壞環境的最大元兇,尤其是歐美央行目前用極端的寬鬆貨幣政策,拼命地增加貨幣供給。其實這對於民間消費與景氣成長一點助益都沒有,因為民眾若對未來充滿不安,有錢也捨不得花。用降低利率營造的寬鬆貨幣,只會讓民眾將錢投入高風險的投資市場如股票、基金、..之類。資本市場更充沛的資金,只會讓企業更輕易地取得資金,大肆擴充破壞環境。看看我們的氣候變遷,溫室效應造成天災頻傳,地球暖化,海平面上升,不但水患頻繁,更聽說有些島國將失去國土,成為氣候難民,這那一樣不和我們不斷地縱容和鼓勵企業的擴張無關呢?而投顧銀行匯集了民眾買入基金的錢,一股龐大的資金流,它們炒作一切可能的商品,更是通貨膨脹的元兇,讓我們的民生用品、能源價格節節高升,令人苦不堪言。鼓勵消費根本就是破壞環境的最大元兇,談甚麼環保,簽甚麼京都協議都沒用,環保的態度不對才是整個人類該面對的最大的環境問題。

照理說民主政治應該是人民做主,不過大多數的人都覺得自己經常在不滿和無奈中過日子,對周遭發生的事充滿了無力感。最近看到拯救板橋江翠國中的老樹林的社區自發性活動,令人感動。那是一片曾經陪伴無數江翠國中學子、老師及社區居民成長記憶,在板橋地區算是稀少與珍貴的都市綠地,只因為校方和地方民代要在原地蓋起游泳池及地下二層停車場,面臨了拆除的命運。校方的理由是學生需要「游泳教育」與「社區停車位嚴重不足」。這引發了社區居民與退休老師們展開搶救江翠老樹的活動(參考網頁),他們不反對學生需要游泳教育,但鄰近已有兩處經營困難的民間游泳池,可取得優惠條件讓學生上游泳課。學校是否需要一個游泳池?且學校是否有能力經營管理游泳池,和有足夠的師資、救生員來維持例行運作?另外主事者聲稱社區停車位缺乏,但根據調查,目前鄰近的公民營停車場卻有三百多個閒置空位。最令他們無法接受的是,學校活動中心地下即有五十個停車位,若再加上預計闢建的二百四十三個停車位,一個國中校地底下竟然擁有將近三百個停車位,污染量難道不會嚴重影響學校師生的健康!

看到他們努力以赴的去挽救他們的環境,但似乎仍無法有效地阻止主事者的一意孤行。就如同大多數環保活動,當面對強勢的屬於官方的環境破壞者,反對運動者總是屬於比較弱勢的一方。就像另一個「反淡北道路聯盟」的訴求:"反對淡北快速道路,守護河岸景觀生態!" 以及「反對貿然興建蘇花高」和在地花蓮人,反蘇花高。這些環境保護的活動都有同樣的特色,就是民眾的覺醒,大家已經不再信任代表公權力的官方的做為是正確的,是對我們的環境有益的。但這些環保運動者也同樣陷入面對強勢的官方意志,訴求無法獲得回應的困境。

我覺得大家的問題都是一樣,就是個別團體的力量太薄弱,各自為陣。原本就屬於與官方對立的弱勢的一方,力量分散後更為弱勢。我常在想如果有一個屬於弱勢者的結盟平台,利用網際網路將大家的訴求和力量集結起來。面對問題時,我們不必把資源浪費在和地方上的蝦米官員或是當地的小民代纏鬥。只要團結力量夠大,我們可以直接向執政團隊做訴求。我們可以在每一次的選舉,無論是地方上的鄉鎮縣市長或議會民代選舉,甚至於中央的立委以及總統大選,我們都可以清晰地告訴執政黨的候選人,我們不投票給他的原因是甚麼。比如說告訴他不投票給他的原因;除非江翠國中的老樹林不被拆除;除非宣佈停止淡北快速道路的興建;除非放棄興建蘇花高;除非禍國殃民彭淮南下台;...。雖然有人說要對事不對人,但我覺得對人比對事更重要,只有對人才會讓坐在位子上卻不適任的人產生警惕,不然有些皮厚的裝瘋賣傻,就像事情和他毫無關係一樣,故做不知、賴著不走,問題會更多....。

生活環境會越來越不如我們意,因為我們都沒有做為,默默容許這些不公平逐漸地惡意的侵蝕了我們的環境,侵害了我們努力一生想過的生活方式。大多數的人總是選擇沉默,也不知道該如何掙扎,就像在溫水中慢慢地被煮熟的青蛙一樣。好時光都只能存在記憶中,不滿意的也只能逆來順受。看到一些弱勢團體的抗爭,很想為他們做些甚麼,卻又不知道如何開始。看到一些年長的親友,有許多在這次的金融海嘯中受了傷,即使是沒受傷害的,也因為利息收入大縮水,不敢花錢,日子過的很辛苦。台灣的外匯存底那麼高,有甚麼用?如果人民的生活過得沒品質,財富由於畸形的貨幣政策被集中在少數人身上,就是標準的奴工輸出國。大多數的國民,在經濟上都是屬於弱勢的,也就都成了奴工。

台灣會成為現在這樣,讓大多數的國民尤其是年長者,都成了經濟上的弱勢者,是經年累月由於極端地偏袒外銷產業的貨幣政策所造成的系統問題。系統問題是最難解決的,因為它是由長久以來媒體(尤其是財經媒體)治國,一些似是而非的事件累積下來而形成的。像彭淮南這樣的人也能屢獲金融雜誌的最佳央行總裁好評,就可以知道系統只會越來越惡化,對已經墮入弱勢者的人來說,只要這種人還在主導貨幣政策的一天,日子只會變得更為黑暗,原有的一點財富也會很快地被通貨膨脹吞噬掉。

大多數的人都有無力感,會認為不管自己怎麼做,都無法改變大環境,只有忍耐、甚麼都不做、等待奇蹟出現。這讓我想起小時候聽到的「愚公移山」的故事,也讓我想起「蝴蝶效應」裡的那隻輕拍翅膀而導致一段時間後在遠方刮起一場大風暴的蝴蝶。其實我們每個人都是有力量的、有影響力的,需要的只是毅力和耐心,只要鍥而不捨、不輕易放棄、做自己認為該做的事,努力把自己想表達的傳播出去,透過時間的發酵,總有一天能造成改變的。如果大家都這麼做,努力地傳達出去這類的訊息,那更有加乘的放大效果,這也就是我這一陣子一直在寫這類文章的原因。

    全站熱搜

    p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