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隨筆 2008-05-26 by pcchen

2008年在台灣的民主發展史中算是很重要的一年,年初歷經了兩次包括國會和總統大選,也發生了政黨的二次輪替。選舉的結果大致符合觀察家的預期,執政的民主進步黨以大幅的差距輸給了在野的國民黨。敗選的原因最主要還是歸咎於扁家庭的貪腐、治國無方、意識形態掛帥製造社會衝突,失去了大多數中間選民的支持。即使傳統的支持者也僅保住基本盤;剩下少數幾個南部的農業鄉鎮還維持些微的領先,對於這樣的結果,我也有一些個人的觀察和看法。

阿扁要負最大的責任,這點大概比較沒爭議。尤其是他個人乩童式的風格最讓人受不了,正如某位退休將領用一句話來形容他:『望之不似人君』,最足以道出選出這樣氣質的人當國家領袖,真是令我們這些做為國民的感覺蒙羞。不過國會和總統這兩次大選都遭到如此重大挫敗,當然追究原因,絕對不是僅僅一個人的問題。我個人覺得民主進步黨最大的問題就是沒有人才和低劣的政黨文化,最令人受不了的就是它那種大福佬沙文主義的本土論述,只要聽到他們講愛台灣就讓人不寒而慄,好像別人只要做他們不喜歡的事就是出賣台灣、不愛台灣;拿國旗是一種羞恥、唱國歌也是一種羞恥,做中華民國國民也是一種羞恥,所有原來已經和這塊美麗的島嶼連結在一起有意義的事情,突然變成那麼的不堪、那麼地黑白不分、是非顛倒,而原本政治安定、社會和諧和富裕的生活,也變成了官邸貪腐、族群衝突、失業人口升高,不斷聽到燒碳自殺的新聞。這些人執政,沒看到提出任何一項重大的建設,只會去中、仇中、去蔣、仇蔣,拆中正紀念堂匾額、關閉慈湖,製造族群衝突和仇恨,移轉人民對他們貪腐行為的注意力。要聽它談轉型正義簡直就像是一種新的、清算式、扭曲歷史的綠色恐怖,更不要提它的政黨核心價值,早就背離了大多數人所奉行不渝敦厚善良與人和善的本質。

以總統大選來說,我們就人論事;談到民進黨的候選人謝長廷,他的第一個讓人不喜歡的特質就是言行不一致,記得朝野內鬥時,阿扁以為謝長廷身段柔軟當任行政院長,可以讓朝野和諧,施政順暢些。沒想到這個人當了院長,口頭喊著說要大和解,卻有事沒事對在野政黨冷嘲熱諷的,加上謝系人馬尖苛一個調兒、無理不饒人、指黑為白耍賴的毛病,我每次看電視新聞,只要看到徐國勇、管碧玲、謝欣霓、...這些人開口就覺得討厭立刻轉台,尤甚是出任新聞局長的姚文智態度更為惡劣,自然就朝野不和。後來競選總統時,還在喊甚麼他主張大和解,看他講話那幅不真誠的樣子,根本就沒人相信他;嘴巴說一套,做的是另外一套。選舉時,信誓旦旦說什麼選輸了要退出政壇,結果還在搞甚麼沒人聽的懂的影子政府,發表一些不知所云的東西,不乾不脆那有一點兒要信守諾言的模樣,毫無誠信可言。政治人物要取信於人,一諾千金最是重要,信用一旦掃地被人瞧不起,想東山再起就難了,有些政治人物以為民眾都很健忘,其實民眾會健忘的大都是無傷大雅的小事,若是牽涉到人格低下、信用破產的事,可是不會那麼容易忘卻的。其實選民看候選人也是很直覺的,嘴巴說甚麼沒有用,所謂的貌由心生,內心若奸巧不正直,外貌自然就流露出一股奸詐之氣,只要注意一下這人談話時的眼神、嘴型和臉頰表情,就知道了。這種依賴直覺的選民行為在都會區特別嚴重,這大概是教育水準較高所產生的額外自信吧!所以在都會區,還想用取巧的方式想矇混選民,越來越不容易囉!

民進黨的公職人員尤其是民意代表這部份,最大的問題就是不認真求學問,也不去了解民間疾苦,更不要談有甚麼治國的長才了,選舉時沒有任何理想、願景或政策的論述可言。這次總統大選,實在很令人失望,每次看到謝長廷,都是他在指控對手的綠卡,不清楚到底他是在競選一個國家的元首,還是在競選一個扒糞隊的隊長。再說就算是有綠卡,對有常識的選民來說,只表示這人去美國留過學,有甚麼大了不得,一再重複這件事只是讓人覺得沒水準和無聊。我猜想是他肚子裡沒東西,沒本事談治國大事,就只能炒作這種低層次的事,以為選民和他一樣都是那麼沒水準。除了謝長廷之外,我們再看看其他民進黨所謂的精英份子,是不是有所不同,就以那長的人模人樣,看起來像青年才俊的羅文嘉來說吧,記得當年他和周錫偉競選台北縣長,幾乎也是同一個競選調調,從頭到尾只看到他提一件事,就是對手早年在省議會的一件借貸案,我不知道那件事到底有多罪惡,但只覺得要想做為一個百里侯,這樣粗糙不用功的選戰手法,是不夠格的,而且也是惹人厭的。縣長選輸了沒反省,這次在台北最出名的文教區,又是咬著李慶安美國的房子不放,搞不懂這和國會議員的工作有甚麼關係,實在難以想像會有人肯花時間聽這些人沒有內涵只有攻擊性的言論,出門投票給這樣頭腦空洞,又不肯多花心思做功課,提出一些對立法工作、民生福利有建設性見解的人。

所以我覺得民進黨最大的問題就是沒有人才,也沒有人想改善現況,以為只要能多出現在媒體上,就能贏得選舉,就能執政。抓到一些雞毛蒜皮的事,就大做文章,搶媒體鏡頭,對多名額當選選區的選舉方式可能有有效,只要走極端抓住特殊口味的部份選民就可以當選,改為只有單一當選名額選區的選舉方式,尤其是現在教育那麼發達民智已開,要贏得多數選民的認同,就沒那麼容易了。執政失敗被選民唾棄下了台,國會選舉輸到脫褲子,只剩餘四分之一的席次,還是沒聽到甚麼有意義的檢討聲音,只看到還是一如往常,沒事就一字排開,開記者會,只會做類似追究李慶安的國籍或那些政府官員有綠卡的這一類沒幾個老百姓會關心的事件,只想上電視搶上鏡頭的機會。我實在很感冒,賺錢不容易,日子也不好過,為什麼還要繳稅,花那麼多錢去養這一群沒有建設性的垃圾人物。這些男男女女,其實外表長像還不錯,奈何肚子裡沒甚麼學問和內涵,只會浪費民酯民膏,還讓人耳目不得清淨。比較起國會議員的不長進,民進黨的縣市長,例如台南市長許添財..等就好多了,至少還有不少對府城硬體的規劃、甚至於人文建設都花了些心思,也還有不少不錯的論述。人在做,除了天在看,其他的人也是在看,好壞也多少會做個比較。

會讓民進黨的公職人員搞成只剩下這些不成才的人物,少數的幾個綠色媒體要負最大的責任。我沒連接第四台,不想浪費太多時間看電視,只有少數的幾台無線數位電視可看,好看的節目不多,大都看些新聞節目,我發現上述的那些沒甚麼格調水準的媒體攻擊性新聞,大都只有民視會播放,而且會以熱門的新聞大幅報導。加上幾位口味特殊的名嘴,尤其是有一位姓金的,黑白顛倒的言論最讓人受不了。後來只要看到這些特定臉孔,立即轉台。這家電視台還有固定時段,找位好像是台大的教授李鴻喜,聽起來像是綠色傳道師,節目內容有點像當年江霞入主華視,找汪笨湖之流主講八點檔一樣讓人全身不舒服。如果這位教授在台大還有開必修課程,那我真的很同情那些必須要上他的課程的大學生。或許就是因為綠色媒體的這種調調,加上黨同而伐異,順綠色者昌、逆綠色者亡的結果,一些過去為民主運動奮鬥還算的上是個英雄或人物的,紛紛離開了民進黨。所謂物以類聚,剩下來的當然就只有這些小格局,只會無事找事開記者會搶媒體版面的人囉!唯一慶幸的是大多數媒體都不會像民視電視台一樣浪費太多的資源在這類無聊的事件上,否則我連電視都懶得開。

因為選舉方式的改變,所以要想贏得過半數選民的認同,就要了解選民結構。民進黨究竟是已有執政過八年,掌握過行政資源一段不短的時間,所以藍綠基本盤應該是平分秋色,輸贏就在中間選民。我不確定自己是屬於那一類選民,我不喜歡偶像崇拜,沒有特別喜歡的政治人物,從不參與選舉時的造勢活動,也不喜歡花時間去了解那些候選人。選舉時幾乎都是用負面表列的方式;也就是說先列出絕對不選的,再剩下中挑一個比較舒服的。因為學生時代厭惡學校裡搞一些思想箝制的事,加上痛恨髮禁,一定要學生剃個日本小平頭,甚至於離開學校後,早年還有警察居然還打著維護善良風俗的口號在街頭取締長髮,侵犯人權。所以從我有選舉權開始就將當年執政的國民黨列入絕不投票的對象,很難想像這看似小小的頭髮事情,讓我這種心胸氣量不大的人,幾十年來因為厭惡難消誓不投票給國民黨。而民進黨則是自從有街頭暴力事件後,也早被列入拒絕往來戶。多年來選舉時,都是投給這兩黨之外的人士,或根本不投票,直到2004年我才把總統票投給了國民黨,2008年的大選則把立法委員和總統票都投給了國民黨,倒不是因為改變了觀念或喜歡國民黨,而是比較認同他們這次選舉的方式;談建設、談經濟、至少有花心思在構築未來的願景,比較起民進黨這些實在令人看了就生氣的政治人物,和低俗粗暴的選舉語言,我只想投出有用的一票,把這些傢伙趕下台,最好能永遠地從我的眼前消失。

我這麼寫可能會讓許多綠營的支持者很生氣,不過選輸了是個事實,沒人檢討也是事實,我至少還說出了為什麼討厭這些傢伙的原因,提供他們一些選民的觀點可以檢討。如果有人不同意我的論點,或許是我忽略了這些人曾做過的一點兒可歌可泣的事兒,可以拿出來稱頌一下,也不妨提供出來,我或許也可以改變我的想法,因為我一直認為這些人除了會做負面攻擊,對國家社會毫無建設性可言。

既然這次將票投給了國民黨,對這次國民黨的二次執政自然會寄予厚望,希望他們真的能做些福國利民的事,國民黨有許多一流的行政人才,只要有好的領導人加上團結的國會議員就不會有太大的問題。唯一令人擔心的就是國會議員,即所謂的立法委員,我對立法院和委員諸公整體的印象很差,這些人趾高氣昂喜歡耍嘴皮子,偏偏攻擊的能力又遠不如街頭運動出身的民進黨,做在野黨的時候沒辦法負起監督政府的能耐,遇上耍賴的執政者一點皮條都沒有。當了執政黨又自以為高行政官員一等,只會砲口對內打擊黨內的行政官員,尤其是在媒體面前。加上又喜歡貪小便宜,染指公共工程,最讓中間選民討厭的就是這類人,對國家政務、經濟建設毫無幫助的廢物。以目前單一當選名額選區的選舉方式,兩黨政治已經成形,選民越來越懶得去了解候選人,逐漸傾向於選黨不選人,所以我也想奉勸這些人愛習羽毛,好好地幫助行政官員拼政績,做一些成績,千萬別因為個人行為,一粒老鼠屎弄壞一鍋粥,破壞了國民黨的行情,那說不定下次國會大選就又得交出執政權下台一鞠躬了。

 

後記:520新政府上台後,民進黨也改選了黨主席,一開始有蔡同榮、辜寬敏、蔡英文三人參選,我對深綠色的蔡同榮、辜寬敏有期待,這兩位仁兄不論是誰當選,都有本領讓民進黨永世不得超生,就不用擔心重演過去一場8年的『綠禍』。開票結果是蔡英文當選,這人過去發言不多,給人莫測高深的感覺。當選之後,這些日子看來,還好也不是甚麼人才,也是屬於只會攻擊、沒有治國論述的庸才,和台面上剩下的幾個立委、黨團人物像是蔡煌瑯、賴清德、葉宜津、管碧玲、邱議瑩、..等差不多的料,只會沒事找事挖挖賴幸媛過去造的口業,找麻煩佔一點新聞版面,不然就是攻擊幾位像連戰、吳伯雄、江丙坤和大陸的往來其中一些支言片語裡頭雞蛋裡挑骨頭,說人家矮化國格、出賣台灣,再不然就是扒糞那些政府官員有綠卡呀甚麼的,其實有綠卡又不違法,搞不懂國民黨幹嘛要怕事,讓對手玩這種訴求低教育水平群眾的下三濫手法,讓政務官人人自危呢?雖然覺得這些人簡直無聊透頂,不過換個角度來想,也還好只剩下這些沒本領的材料,我們就不用擔心那天又讓他們翻了本,再度執政。

早年民進黨的創黨元老例如黃信介、施明德、...等追求的是民主政治的實現。黃信介的本土味,令人懷念。而施明德一身傲骨,雖然大半生最黃金的青壯年歲月,都為了民主運動關在牢中,始終堅持理想,也令人佩服。另一位幫助民進黨轉型的化妝師陳文茜,雖然不能說她是絕代風華,但也能算是領導風騷、淡化民進黨的暴力形象,讓民進黨順利轉型,最終能取得政權而功不可沒的人物。這些早年的人物都是民主鬥士,除了逝世的黃信介,目前大都和民進黨漸行漸遠。剩下來在國會議事的政治人物,不是緊抱深綠獲得部份南部選民支持勉強當選的,就是阿扁欽點的不分區立委,看他們沒什麼本事,只會搶媒體版面,講一些毫無內涵、只有負面攻擊的內容,就可以了解一個政黨由盛而衰泡沫化的原因了.....。

2008/7/7 修正補記:
眼看國民黨重新執政,已經一個多月,除了兩岸直飛,陸客來台觀光有些進展,其他看起來還是狀況不斷。昨天看到新任的 劉揆說要立即興建蘇花高,實在是令人失望,似乎又回到了利益團體掛帥,一人決策的模式,好像過去所有環境影響評估都是無意義的工作,蘇花高經濟價值比較起興建和維護成本,應該是最不划算的公共投資,而且會破壞了罕有的地形生態景觀。如果選前國民黨的政見包括興建蘇花高,那打死我都不會投票給它的候選人,寧可不投票。還好蘇花高難度高,量它四年也完成不了,下次大選時,還是有機會把這個會破壞環境的政黨趕下台。

這次的監察、考試院人選的審核過程,看那些立委諸公的嘴臉,也是讓人難過。尤甚是不分區立委 邱毅,不只是讓人遺憾,簡直是讓人厭惡。過去我還蠻欣賞他,覺得他算是個學者,熱心問政,每次揭弊都善盡舉證之責,至少是有所本,比起民進黨立委,可說是高明許多。不過近來似乎已經走火入魔,得意忘形,過度的膨漲自己,外貌舉止已經完全因為自滿意得,扭曲變形的簡直像個民代流氓。國民黨在這次的立委選舉,還將這樣的人當寶似的,擺入不分區立委的安全名單內,更是助長了這類小人的氣焰,想到投了政黨票給國民黨讓這樣的人坐上國會殿堂,還趕下來監察院副院長人選 沈富雄,實在是令人生氣,下回國會大選就等著瞧 !

民意如流水,為了趕下民進黨政府,多數人將選票給了在野8年的國民黨,沒想到才過了一個多月,就恨不得再把它趕下台。執政不力也就罷了,要破壞那麼重要的山水景觀資源,做禍延子孫的事,居然連環評都可以不顧。這不由讓我想起早年的 林洋港先生,當年台電想利用立霧溪發電,截斷太魯閣的水流,與論譁然,連當年的經濟部長 趙耀東先生都反對,只有 林洋港一人獨排眾議贊成興建。幾十年後, 林洋港先生出來和 李登輝先生爭奪總統大位。一想到那件環保爭議的事,雖然已經過了那麼久,但我還是無法原諒他,把票投給這樣有環保爭議的人。蘇花高興建應該也是一樣,如果一意孤行,只有下次總統、國會大選見真章了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c 的頭像
pc

pcchen's 旅遊小品

p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