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家和搞經濟的學者最大的差別,就在於政治家最在乎的是民生問題,簡單的說就是關心人民大眾生活好不好的問題。而學經濟的人,最在乎的,卻是一些經濟數字,認為政府施政的重點應擺在幾個量化的數字像什麼GDP、出口外銷金額、外匯存底、失業率...是否能表現的更好看一些。近年來,政治家是越來越少,看媒體熱門新聞施政,打著為人民拼經濟、拼數字好看,其實只是為了拼個人選舉的政客倒是不少。

中華民國的歷任總統最像個政治家,最讓人感念的不是當今的人物,反而是已經過逝的 經國先生。他關心民眾的生活,勤於走訪台灣各鄉鎮,以親民的活動,拉近與民眾的距離。 經國先生非常注重偏遠地區鄉村建設,落實公用設施、水電及基礎醫療衛生建設,減少城鄉差距,成為台灣政治人物下鄉的始祖,有些政治人物,例如宋楚瑜、馬英九皆以 經國先生為典範,企圖營造類似的形象。

這些政治人物和 經國先生之間最大的不同,應該是來自於生活背景的不一樣,所造成完全不同的政治思想和人格特質。 經國先生年輕時前往蘇聯留學,並以優異的成績提前畢業於莫斯科中山大學,左傾民粹的傾向曾讓他加入了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和俄共青年團,也曾因涉及俄共的黨內鬥爭,被下放至西伯利亞。他吃過苦,了解共產主義下的民生世界和資本主義社會的差異。 經國先生一生從政學習政治,從基層做起,了解民間疾苦和均富思想的內涵意義。在他主政臺灣時期,臺灣經濟發展迅速,並使臺灣躋身「亞洲四小龍」。台灣歷次調查顯示,蔣經國均為台灣人民最懷念及肯定的總統,不只是因為他經營出一個讓人民生活無虞,所謂台灣錢淹腳目的時代,『均富』的社會才是他贏得最大多數人愛戴的關鍵。政治家有遠見更需要有深厚的民生主義思想當施政的依據,政客則沒有,只會看媒體新聞隨風向擺動,這就是他們之間最大的不同之處。

馬英九領導的國民黨清廉、勤政,比起前任民進黨的扁政府,那真是好太多了!但經過還不到四年的時間,這次2012年的大選卻仍是選的特別辛苦,得票率遠低於上次的總統大選,原因很簡單就是馬政府不但沒有處理好貧富不均的問題,而且讓問題更為惡化。

馬政府把民生問題當作是簡單的經濟問題來處理,認為只要能改善兩岸關係、增加陸客來台消費,改善投資環境並提供誘因讓企業樂意擴大投資,招聘更多員工,降低失業率,民生問題就解決了。他把大部份的重點都擺放在企業身上,過度地依賴企業主的良知,也單純天真地認為解決了經濟問題,民生問題也就解決了。民生問題不是只有年輕人的就業問題;禮運大同篇:「...使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鰥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是謂大同」就簡單地道出長治久安,也要能兼顧到照顧弱勢者的治國道理。照顧弱勢也不是一到選舉就忙於加碼老農津貼,和對手搶特定族群的地盤。

很久沒聽到人談及中華民國的立國基礎「三民主義」,不曉得這些政治人物知不知道,民生主義內含極濃厚的均富思想。平均地權、漲價歸公就是一個重點; 經國先生時的「375減租」然後「耕者有其田」,就是平均地權、照顧弱勢的佃農的一個很好例子。至於漲價歸公,更是早就被後繼的執政者忘的一乾二淨,搞的財團都在炒地皮,民眾越來越買不起房子。

經國先生輔導退役國軍官兵就業、參與國家建設、安置榮民,更可以看出他的用心。對於軍公教人員年長退休後的照顧也是不遺餘力,除了優沃的退休制度,軍公教人員退休後還可以享受18%的優惠利率,讓這些長期為國家效力的人能夠安享晚年。在那個年代,即使是一般的民眾將錢安穩的放在銀行,也可以享受到超過14%的利率。所以說,即使是非軍公教的一般民眾只要年輕時努力地工作存些錢,年紀大了,也還是可以靠著領些利息安心地過日子。記得我買第一棟房子時,房屋貸款利息將近20%,那麼高的房貸利息,除非自住,不會有人想投資房地產,房地產價格自然炒作不起來。

利率代表貨幣創造價值的能力,利率高對貨幣有保值效果,能平抑物價,雖然會影響到投資、投機的意願,但卻是讓金融市場、人民生活安定的最大支撐力量,尤其是可以保護中高齡已經無法再回到職場退休族的財富不致縮水,有利於社會中絕大多數的弱勢族群。保護弱勢族群的貨幣政策就是 經國先生的時代和後繼者之間最大的差別所在。台灣土地小人口多,對未來生活的不安全感所造成少子化的結果,讓中高齡人口佔了多數,要讓這些人能安穩的過日子,能好好的、有經濟能力的照顧年輕的一代,就是讓社會安定的最重要基礎。大家都能看得到有安定收入的未來,敢安心的消費繁榮內需市場,更是幫助弱勢的、小型的、家庭式的產業生存的要件。

台灣的銀行利率,自從1998年彭淮南獲時任總統的李登輝先生特任為央行總裁後,就一年低於一年,從十幾%掉落到現今的十分之一都不到。降息時,二碼、三碼地降。生息時,半碼、半碼地升,阻升不阻降,也就造成了今天這樣有史以來超低利率的環境。如果說貧富不均是造成社會亂象的萬惡之源,那麼低利率就是造成財富流動傾斜、貧富不均的根本原因。

低利率環境的最大問題就是把弱勢者、中高齡退休族生活養老的錢,從銀行的定存體系逼入了弱肉強食的資本市場,有的流入股市,有的聽由銀行理專的擺佈投資了各式各樣的基金、金融產品。這些熱錢匯集之後四處流竄,製造各式各樣的泡沫,讓原物料、商品、土地、房產價格大起大落,更引發出金融市場的動盪不安。資本市場本身不事生產,有贏有輸,屬於弱勢者的一般民眾,他們那鬥的過擁有龐大資源和研究團隊的公司法人,財富只會變得越來越少,過去佔了多數代表社會中流砥柱的中產階級就是這麼消失的,M型社會也就是這樣形成的。

像彭淮南這種沒有民生思想、只有數字的技術官僚,不知民間疾苦,心中沒有人文,只會打著台灣是外銷導向國家的旗幟,獨厚外銷產業,最在乎的就是能讓他呼風喚雨的外匯存底,只會長期用低雙率政策劫貧濟富;利率壓低,讓產業能輕易地從資本市場取得低廉的資金。匯率壓低,讓外銷產業的產品報價更有競爭力。也就是說擠壓所有的資源,包括弱勢者的財富,捐輸給外銷產業,說彭淮南是財團利益的看門狗一點都不為過。

從上次的金融海嘯彭淮南不斷地降息後,我就不斷地抨擊身為那麼重要的一位管理國家貨幣影響民生至鉅的央行總裁位置,在民眾遭遇那麼重大的損失時,居然還落井下石,企圖逼迫已經回到銀行體系,需要療傷止痛的餘錢,再度回到資本市場。對於這種冷血官員,我發表了一系列的抨擊文章。並呼籲在各式各樣的選舉中,大家不要把票投給放任這種劫貧濟富冷血官員胡作非為的執政黨的候選人。在這段時間裡,不管是什麼樣的選舉,大到五都首長、立委補選,小到村里長選舉,只要是掛著國民黨旗幟的一概不選,我几乎是閉著眼睛將選票全投給民進黨。而這段時間,執政的國民黨几乎也是每選必敗,即使是五都選舉總得票數也是落後許多的。

本來這次大選,為了有機會趕走這種爛官員,總統、立委我也是準備閉著眼睛投給民進黨的,不過2011年5月蔡英文夜會彭淮南,並有意邀其為副手搭檔,加上民進黨的民意代表對那個被媒體標榜為8A總裁的彭淮南一幅阿諛的嘴臉,我的選舉意向就180度的大轉彎,不但這次的大選不投給民進黨候選人,以後任何其他選舉也是門都沒有,除非又有其他的重要事件產生新的影響。

憑良心說,本來不投給馬英九和他的政黨候選人,原因只有一個;就是把對彭淮南的厭惡怒氣都發洩到執政黨身上。要不然憑馬英九的清廉、正直、誠懇加上認真做事,比起那講話不知所云、言辭閃爍、不敢面對媒體詢問的蔡英文,可信度真是差別太大了,再加上討厭民進黨極端排他、大福佬沙文主義的政黨屬性,要找出不投票給民進黨的理由,隨便找也可找出一籮筐。所以我還算是幸運,蔡英文做了令人討厭夜會彭淮南的動作,讓我不至於投完票後後悔不已。

民意如流水,我記得本來聲勢浩大、民調看好的蔡英文,也是在夜會彭淮南後,民調就瞬間掉下落後馬英九,而且是一路落後到選舉結束。她一定沒想通為什麼找一個媒體上很熱門流行的人物,居然沒給她加分?就像馬英九一定也沒法想像為什麼再努力地幹、再努力的拼經濟,還是被民眾嫌棄的要命。而這只不過是因為有一位媒體形象超好的彭淮南打著幫企業拼外銷,專幹剝削弱勢者財富的勾當,造成貧富不均的社會現象,讓執政團隊的所有努力都化為烏有。

其實只要是有點兒政治智慧的人,看看同樣是高齡化社會的鄰國日本長期處在低利率的環境,政治動盪不安,三天兩頭就在政黨輪替,人民把怒氣都發洩在執政黨身上,就可以了解問題出在那裡了 - 貨幣政策才是關鍵。希望 馬英九的第二任期間,在沒有競選連任的壓力下,能做一些令人耳目一新的事,千萬不要再讓弱勢者被冷血官員濫用拼外銷的口號給犧牲了,在央行總裁續任的提名上,也別再任命那種缺乏人文涵養,只配當個外匯交易員的人再當擔如此重任,如果 馬總統還想要自己的政黨能繼續執政的久一些的話。<p>

最後別忘了,作為我們這類弱勢退休族的選民,能為自己做什麼事呢?如果候選人一到選舉就忙於加碼老農津貼,那麼我們也不必客氣,要求他們加碼存款利率,那個候選人承諾比較高的數字,大家就將票投給他....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退休老的心情隨筆

退休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wenshu
  • 我頭香
  • 謝謝!

    退休佬 於 2017/05/11 22:3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